胡歌的张子房

醉【锁赤向】

卧槽@萌哭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

一只猫:

其实也算是新年贺文
嗯……就这样
OOC都是我的,萌都是老板和医生的!!!


老板站在柜台前,眼中带着淡淡的迷惘。


窗外是满天的烟火,染着着热意的火光绚丽夺目,似乎能温暖流浪人的心灵,万家灯火沿着柏油马路蔓延到某个不知名的方向,仿佛整个城市都要深深沉醉于这般温暖的美景。


可是这些美好的东西啊,都不属于他。老板想着,伸手拿起酒坛,已酿造千年的杭城秋自露散发出幽幽的酒香,不过一小会,整个店铺便已被酒香浸染。


手腕微微倾斜,透明液体随着瓶口顺流而下。


端起,抬手,饮尽。


冰凉的液体沿口腔向下,像是冷到了心里。


他轻笑出声。


七分苦涩,三分嘲讽。


【老板在喝酒啊……】


【他可从来没有喝过那么多。】


【怎么办啊,再这么喝下去,他真的会撑不住的!】


……


古董们的声音充斥着整个空间。


“老板。”百鸟朝凤描金漆盒飘到他面前,终是劝道:“别喝那么多酒了,对身体不好的……”


老板不说话。


她还是劝:“出了什么事,我们可以……”


“帮忙?”


“至少帮你分担一些呀。”她格外的小心翼翼,像是面对的并不是那个温润的哑舍老板,而是一只随时都会发狂的猛兽。


“你回去吧。”他淡淡道。


“还有,让他们安静些。”


话音未落便轻飘飘一抬手,那个刚刚成了些形的女人便随风散去了。


百鸟朝凤描金漆盒重新回到白宝阁上,重重叹了口气。


她早该想到的。


能让那个泰山崩于顶也仍面不改色的人如此的,恐怕只有一个人。


原来不食人间烟火的老板,也终是逃不过情伤。


而在喝完半坛酒之后,老板也终于醉了。


平日里他并不饮酒,所以哑舍中才会留有那样多的陈年佳酿。


他只是觉得,自己不应该独自过年。


不应该是这样的……


应该是有一个人,永远都穿着一件白衬衫,戴着一副无论矫正了多少次也不会摘下来的眼镜,提着东西莽莽撞撞地走进来,好早就能听到他的脚步声。


只要那个人在身边,他就会觉得安心。


可是今年,那个人啊,他没有来。


也许不会再来了吧?


揉了揉太阳穴,那双赤色的眸子倏地沉下来,他脚下有些不稳,放了手中的酒杯就干脆坐在了地上。


他知道自己不该这样,这种行为的确非常失礼,但他真的太累了……


然后他听见木门被推开的声音。


是谁?


店内没有点灯,显得极暗,老板迷起眼,试图能看清些什么。


然后就有一双手覆上了他的眼睛。


老板一惊,随后便挣扎起来,却被人一把按回原位。


“别乱动。”那人伏在他耳边轻声说到,声音倒是要了命的温柔。


老板愣在了原地。


这声音,难道是……


“医生?”他试探着唤了一声。


“是我。”那人轻笑,余光瞟见柜台上的那坛酒,立刻就明白了今日老板如此反常的原因。右手施力把人揽入怀中,老板扯住他的衣袖,不安地督起眉,黑发柔顺地垂下,抿着唇,在无法视物,的情况下所有感官都异常敏感,少有的脆弱表情让他看上去活脱脱就是一只受惊的小鹿。


“去把烛火点上……”老板终是抑制不住地开口,酒劲上来的飞快,几乎就要吞噬掉他的理智。


可医生却偏偏不肯遂了他的愿,再次凑近了些问,“为什么,喝那么多酒?”


老板没有回答。


实际上,他根本就无法回答。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智告诉他必须后退,了方才喝下的酒精,却一次次地,在他的耳边大声叫嚣:


抱住他!


趁着现在。


去啊…去啊……


最后,挑断了一切的,仍是医生。


属于那人的气息铺天盖的包围了他,医生又伏在他的耳边,温声叫唤:


“老板…老板……”


于是,他听见什么崩断的脆响。


于是,他倾身上前,吻上了身前人的唇角。


一触即发。


医生回搂住他,自然而然地接过主动权,直到怀里的人几乎喘不过气来才缓缓放开。


“怎么喝那么多酒?”他问。


若是换作平日的老板,定是会冷着脸找出各种理由,然而今日不同,醉了之后的他显然放开了许多,大着胆子将头埋在那人肩头,接着酒劲撒起娇来:“你没有来……”


“主任留我们下来讲事情。”


老板显然没有把这句解释听进去,身子又往那人的方向挪了挪,“你没有来……我以为,你不会再来了……”


医生有点不可思议睁大了眼睛。


老板这是……耍小脾气呢?


“…抱歉。”他说。耳畔却突然传入一阵炮竹声响,抬头看向镂空木窗,窗外火光于半空点点绽放,华丽而虚无。


他笑,搂住怀中人,“老板,你看。”


老板微瞟了一眼,不知怎么的也跟着笑起来:“很美。”


老板平日里并不常笑,但一笑起来还是极为动人,医生忽的就想起来之前哑舍里的那些古董们说过的,老板先前做戏子的时候,因着这张脸没少被那些个富家子弟调戏,当时他还不太相信,现在看来,倒是确定了。


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人呢?


真想把那个人好好保护起来,不让他受一点伤害。


“老板。”医生把拥着他的手收紧,“以后换我来保护你。”


老板回望他,那人的脸近在咫尺,嘴角含带未撤走的笑意。一双眸子里呈着无尽的温柔,像是一不小心就会被溺死在这片温柔里。


“好。”


“老板,新年到了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一起倒计时?”


五……四……三……二……一……



“医生。”


“怎么了?”


“新年快乐。”


“你也是啊,老板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END】


大家新年快乐嘿嘿嘿Y(^_^)Y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106)

  1. 胡歌的张子房一只猫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卧槽@萌哭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